海上丝绸之路研究

您的位置: 首页    海洋文化    海上丝绸之路研究

利益驱动,文明交汇————海上丝路的文化阐释

发布时间:2017-02-15

利益驱动,文明交汇

                                              ——海上丝路的文化阐释

林华东

(载于《泉州师院学报》2017年第1期)

  [提要] 利益是海上丝路运行的核心,互信是海上丝路建构的前提,共享是海上丝路发展的基础,中西方文明和文化的互动交融是海上丝路最终也是最丰硕的成果。这一时期最有力的印记就在中国的泉州刺桐港。泉州荟萃了宋元时期海上丝路的历史辉煌,闽南文化在古代海上丝路中弘扬了中华文化共生共荣的精神。21世纪海上丝路应讲好海丝故事以通民心,推行多边合作模式以聚共识,实现沿线各国的文明共进和利益共赢。

  关键词  海上丝绸之路  利益  文明交汇  文化阐释  多边合作   泉州刺桐港

 

“海上丝绸之路”(以下简称“海上丝路”或“海丝”)是古代中国与海丝沿线国家贸易交通和文化交往的海上交通大动脉。海上丝路不仅促进了世界经济的腾飞,更重要的是把中华民族和合互惠的文化精髓传递给世界,促进了世界文明的发展,实现了中西方文明和文化的互动与交融。今天,中国提出的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以下或简称“新海丝”)必将再给沿线各国带来丰厚的利益。当下我们急需探索和借鉴古代深邃的海丝文化精神,分析和阐释今天所处的海丝之路新时空,加强彼此的文化差异、国情差别和认识差距的理解,不断推进多边互动交流,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建设必将产生一套能够共谋经济发展、推进文化交流和共建国际友谊的国际运行新机制。

 

 新海丝需要以文化为底座

    

    古代海上丝路和今日倡导推进的海上丝路具有共同的特点,都是为了实现沿线国家经济贸易的互动与发展,并由此促进各国之间的社会文化交流与进步。但是,21 世纪海上丝路的建设与古代海上丝路还是有许多不同。古代海上丝路的沟通和运行经历了民间自发阶段、政府介入管理阶段和利益共享的开放阶段。今天的海上丝路建设,既有民众需求和曾经的海丝基础,更有沿线各国利益均得的念想,期望海上丝路带动本国社会经济和文化提升的追求。尤其是今天的海上丝路是政府主导的,各国政府的支持将使海上丝路的运行更加便捷畅通,各方利益追求更加明确清晰。

(一)创新话语体系

今天的新海丝建设核心问题是必须海丝沿线各国都充分认识到新海丝符合他们追求的利益。这就需要各方共同构建沟通渠道,借助民间力量、政府媒介、学者影响创新交流方式。多年来,我国在构建国际话语体系时,一直面临一个尴尬的境况。要么直接自己的话语体系表达;结果是人家常常无法理解,听不明白,难以接受要么借话语模式表达;这又往往显得失去自我,没有特色,无法共鸣。所以,我们需要建立一套具有包容创新特色的国际话语体系。藉此宣扬海上丝路建设的时代特征、共赢价值和建设机制。

创新话语体系,要力求做到四个“双向”。首先需要建立相关机构,既对中国历史上海上丝绸之路的发展做深层次的探索,还要海丝沿线国家的历史与现状展开研究,建立丰富事实数据,实现文化的双向解读今年3月宣布成立的“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研究院”以及全国各地相关智库的建设,十分有助于解决这一问题。

其次,在传播模式上,要摒弃过去单向灌输式”;要从更高的站位和他方的角度考虑话语切入点和陈述方式;要学会从相关国家的立场和思维角度创新话语表达体系;要充分重视话语交流中彼此各方之间的双向互动

第三,要有目的地讲述中国建设海上丝绸之路的故事,多选择一些感性的人和事加以讲述,促进彼此间的感情交流。既要注重对外宣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深厚底蕴,还应积极向国内民众宣传其他国家的优秀文化。通过对外与对内的双向传播,增加中国和沿线各国人民彼此的了解和兴趣,文化上的相互包容、经济上的相互促进和社会发展的互为共生奠定良好的基础

第四,要充分依靠两支力量。一是4500多万海外华侨华人。他们是中华文化的传播者,是所在国家经济发展的主力军;对海丝沿线国家的政策、法规、语言、文化、风俗了如指掌,拥有广泛的人脉关系。二是国内创业者、企业家。要积极扶持他们走出国门,与华侨华人一道共同参与沿线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建设,把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普惠精神和中华文化的共生共荣共进思想传递给这些国家和地区。扎实推进两股力量的双向结合,营造新海丝的利益共享精神。

(二)梳理海丝文化

挖掘海丝文化普世精神是当下急需推进的重要课题解读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沿革,集成海上丝绸之路历史上带给沿线各国的受益范例,阐释以泉州为起点的海上丝绸之路所形成的海丝精神,可以以最好的方式促进21世纪海上丝路建设的和谐共振。

中国开辟海上丝绸之路早在秦汉时期。2000多年前,一条以中国徐闻港、合浦港等港口为起点的海上丝绸之路成就了世界性的贸易网络,当时沿海地区的先民就知道可以通过海洋向外沟通,是易货商贸的便捷通道。古代海上丝路”有两条主要航线一条是从中国东海朝鲜半岛,另一条是从中国南海通向东南亚、南亚、阿拉伯、印度洋以及波斯湾。公元7世纪之前,陆上丝绸之路还是中国与外国贸易的主要通道。随着航运技术的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商人逐渐青睐海上丝路。因为海运比陆运可以搭载更多、更重以及体积更大的货物;同时,相对陆运的常遇劫匪,海运相对会更安全一些。宋元时期的泉州刺桐港,成为与埃及亚历山大港齐名的世界级大港。代表中华文化的闽南人创下的海洋经济理念、平等互利意识、多元共生意愿,把历史上的中外商贸交往和文明交流推到了极致。

台湾学者汤锦台曾在《闽南海上帝国--闽南人与南海文明的兴起》中论述道,海上的闽南人,曾经手握历史钥匙,把东亚推向世界舞台的中心!没有闽南人创建的海外据点,郑和的船队就无法七下西洋;没有闽南人与印度、阿拉伯世界的海上交往,欧洲人就无法进入亚洲!在世界发展史上,有一个被后人称为闽南人的汉人群体,曾经对创造人类的海洋文明和推动东西方海上交往,做出过不可磨灭的贡献。从宋朝开始,住在福建南部的泉州人便积极南下南海诸国,与东来的印度人、波斯人和阿拉伯人建立了密切的海上贸易联系,打开了闽南地区与印度和阿拉伯世界甚至是与非洲东岸的远洋交流。

郑和是把海上丝绸之路的文化影响和中国的航海事业推向顶峰的第一人。那时的郑和就深刻地认识到海洋是个硕大的天然宝库,是人类文明的摇篮,用好海洋便可安民定国。郑和是世界航海史上的一座丰碑,他为海航文化和人类和平友谊做出巨大的贡献。

在那个相近的时代,欧洲也曾经产生过三位伟大的航海家。比较一下他们四位的航行时间、航行规模和航行线路,我们可以发现郑和的伟大之处。郑和第一次下西洋到达非洲是公元1405年,比意大利哥伦布横渡大西洋发现美洲大陆87年,比葡萄牙人达·伽马绕航好望角到达印度92年,比葡萄牙人麦哲伦环球之行更是早了116年。据史料记载,郑和每次下西洋的船队大都在260艘左右,人员27000余名;而哥伦布首航才903,达·伽马4170人,麦哲伦5265名。郑和在28年的时间里七次下西洋,登陆30多个国家。航程近10万公里,比绕地球三圈还多。郑和的海航,不仅巧妙地整合了天文地理、海上罗盘、航程测量等技术,极大地提升了人类航海技术,还绘制了我国最早、也是世界最早的《郑和航海图》——比荷兰瓦格涅尔《航海明镜》还要早100多年

西方把哥伦布、·伽马、麦哲伦的航海活动统称为“地理大发现”。而更早实践海航的郑和下西洋则未被西方纳入“地理大发现”系列。我们从他们的发现中发现,西欧国家通过地理大发现采取不等价交换和残酷地屠杀与奴役,在非洲、拉丁美洲获取巨大的财富和暴利。中国在地理大发现中却是不夺不抢、不杀不残;没有占领别人一寸土地,没有掠夺他人一分财富,没有伤害任何一个无辜的老百姓。在世界航海史上,海航与探险、征服、掠夺常常联系在一起。明朝派遣郑和下的西洋是为了了解这个世界有多大,天地有多宽;为了绘制海图振兴科技,通过造船航海促进世界各国之间的和平友好;为了建立友谊,为了互通有无,为了发展贸易,为了文化的借鉴传播和文明的交融交流。这样的海航历史值得我们去发掘去弘扬去传播。

    (三)讲好中国故事

泉州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还是当前中国政府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核心区和先行区。泉州张扬的包容奋进精神、多元开放品格已经演绎成世界性故事。我们要让世界知道历史上的海丝文化,就要讲好中国故事,泉州故事是最佳契入点。意大利著名旅行家马可·波罗13世纪末游历泉州时盛赞那是一个涨海声中万国商国际化大都市。唐宋以来,作为天下货仓的泉州刺桐港,与东亚的高丽、日本、南亚的南洋诸国,以及波斯、阿拉伯半岛及东非地区,都有商船贸易往来。泉州通过海上丝绸之路,向海外输送茶瓷丝绸中国工艺技术,通过民间互动传播儒家、道家思想。海上丝绸之路深刻地影响着沿线国家和地区,甚至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方式和审美观念。许多国家崇尚中国瓷器之风盛行,日本和英国先后形成茶道文化和下午茶文化。

古代海上丝绸之路也在不断地改变泉州。为了让世界不同国家、不同信仰的民众能自由的来到中国开展贸易交流活动,泉州以中华文化海纳百川的博大胸襟,汇聚世界不同文化于一城,使这座古城具有了“光明之城、和平之城、勤勉之城、智慧之城”的鲜明特色。

    泉州号称“光明之城”,曾经的“市井十洲人”将它锻造成一座中世纪影响全球的繁华热闹的国际化大都城。泉州又是“和平之城”,道教、儒教、佛教、伊斯兰教、摩尼教、景教、印度教等多种宗教相安无事共一地显示闽南文化的兼容并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球第一个世界多元文化展示中心”定址于此泉州不愧“勤勉之城”,“敢为天下先爱拼才会赢”张扬着闽南族群天道酬勤、自强不息的精神。泉州堪称“智慧之城”,朱熹盛赞此地“满街都是圣人”。“重乡崇祖、爱拼敢赢、重义求利、山海交融”的闽南精神,蕴育了闽南文化的本色定位和全球视野。

海丝泉州令人向往。东西塔、洛阳桥、安平桥、燕尾脊民居建筑形态见证了泉州历史的厚重;清净寺、圣墓、老君岩、摩尼庵等宗教古迹述说着泉州文化的多元性;宋代古船、天后宫、真武庙、九日山祈风石刻、郑和下西洋碑刻等文物,印证了泉州历史上对外经贸文化交流的昌盛繁荣。泉州方言、泉州民俗、泉州南音、梨园戏、木偶戏、布袋戏、高甲戏、南少林武术等生活样式,书写着中华传统文化的坚实传承。欧阳詹、朱熹、蔡襄、俞大猷、李贽、何乔远、郑成功、施琅、李光地、李叔同等历史名人展现泉州的文化底蕴。泉州史迹彰显了中国古代海洋文明的丰富内涵,对今天的新海丝仍然具有深刻的影响。泉州故事值得我们去盘点去提炼。

海上丝绸之路的开辟凝聚着丝路沿线无数人历经艰辛、呕心沥血的勇敢探索。丝路沿线人们对美好生活、未来梦想的追求,成就了一个个传奇故事。沟通亚非欧,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已经成为沿线各国人民的期盼。古代海上丝绸之路“开放融合、互利共赢、和平发展”的基本精神也是今天我们的倡导,海上丝绸之路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演绎着一出出扣人心弦的故事。最近,由上海电视台牵头,与广东电视台、泉州电视台联合摄制的7集纪录片《海上丝绸之路》采用“古今交汇、以今为主”的手法,通过展现普通人借助海丝之路的生命体验和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兴衰沉浮,讲述了历史与现实、不同国家和经济体的故事;船长、工程师、设计师、渔民、种植户、工人、商人、艺术家在新丝路上的坚守、奋斗、追逐梦想的经历,可感可触、入脑入心。

    这样的故事发掘和编织刚刚起步,我们的视野和站位还需要认真审定,故事的表述还需要更加贴近看众。历史上有太多的普通人因海上丝绸之路而改变命运,有太多的普通人对海上丝绸之路的发展产生过影响,值得我们去深入开发。我们要告知世人,海丝发展历程是沿线各国人民共建海上文明的过程。在这继往开来的21世纪,共同推进新海丝的发展是伟大的中国梦,更是共同的世界梦。用文化方式架设中国与世界沟通的桥梁,是让中国走向世界、让世界了解中国的最佳途径。    

 新海丝需要多边化的建设理念

 

    21世纪海上丝路能否获得推进﹖答案是肯定的!因为,新海丝带给大家的是利益的共享。然而,新海丝要在现有的国际秩序下运行,必然会发生诸多的阻力。现有的世界秩序制约了海上丝路的进展。如果不能脱离或超越,各国试图从海上丝路获取贸易和文化交流是很难的。所以,为了克服现有秩序的弊端﹐使海上丝路能在新的轨道上运行,需要坚持多边主义,高扬利益共享大旗,构建命运共同体。

    (一)坚持多边主义

当今全球贸易已经形成一系列固有的规矩。这些规矩对于推进新丝路的建设具有明显的不适应性。全球贸易秩序本来就是世界各国妥协﹑协调﹑平衡的产物,因此,能否重建世界秩序,提出新的又尽量不与现有世界秩序有太多冲突的新秩序,提出能得到大多数国家赞同的对现有世界秩序的改造方案,让新的世界秩序带给全球更靠谱的经济收益,不仅需要我们有勇气,更需要高瞻远瞩的战略和能力。

2013年以来,中国针对现存的缺少合理﹑公正﹑有效的世界秩序,大力倡导多边主义运作模式,提出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宏伟使命和艰巨任务。中国希望全世界都看见,21世纪的海上丝绸之路,不是中国在搞“独唱”,而是国际“大合唱”。

    多边化是“海上丝路”得以进展的必由之路。迈过这个门槛,新的海上丝路才能真正将沿线各国带入新的全球化经济运行模式。因此,沿线国家在认识到自身利益发展的前提下,应该联合起来共同提出适应海上丝路的全球贸易治理的新制度﹑新规则和新规范。这样才能确保自身经济的持续增长。多边化是开放和包容的,具有包容性的多边主义是海上丝路建设的核心条件,中国乐意做多边主义的支柱。

(二)彰显利益共享

利益共享要求沿线各国彼此能在一个平面上运行。但是,一些国家和地区,在科技、文化和经济等领域还比较落后,民族不同、信仰不同、诉求的不同、经济发展不同,很难实现“齐步走”。尤其是他们既不愿让人看矮了,又特别希望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能平等、友善、互助、合作。可见,海上丝绸之路的建设要实现沿线诸国互利互惠共赢充满着种种挑战。

为了赢取沿线各国的认同、信任和尊重,就要在人类和平与安全、国与国之间平等与团结、经贸上的自由与公平以及人类权益的捍卫等方面,体现大国的高站位大胸怀中国提出共同发展的理念体现了我们建设海上丝路的核心思想。我们的报刊媒体和新闻单位都应围绕“助同向发展、利各国所需”的思路展开宣传;我们的研究机构在智库建设和对外交流中,要详细解读中央精神,宣传中国对世界的倡议。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发起者,中国应以更高的姿态与沿线各国民众交往、交流,要让海丝沿线各国普遍感到大家都是利益的共同体,从思想认识上取得彼此宽容、彼此欣赏、彼此受益的共识理顺文化包容”这一大环境才能为中国企业和创业者走进沿线各国参与经济建设营建一个和睦共处的发展空间

当沿线诸国真正领悟中国全身心促进情感交流、化解文化冲突的立场他们的积极配合必将促进经贸、金融发展和谐共鸣 当下中国最出彩的举措就是领衔建设亚投行。这项工作开端良好,获得57个成员国的加盟,并且还不断有新的成员国加入。亚投行的经验告诉世人,中国在建设海上丝绸之路的倡议上是真抓实干的。中国发起并着力建设包括亚投行在内的一系列新的国际机构,正是在务实的推进平衡化的全球经济伙伴计划的建构。相信这些举措很快会使沿线各国感受到21世纪海上丝路的好处。

(三)构建命运共同体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率先连通的是中国东南亚各国。东盟国家过去是、现在是、今后仍是建设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合作伙伴。历史上闽南人通过海上丝路长期参与东南亚各国的经济建设,东南亚2000多万华侨华人的祖籍地大都在闽南地区。他们将继续为新海丝建设作出积极的贡献。2002以来,中国与东盟建立战略伙伴关系,经济与文化合作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和抗击重大灾害中同舟共济,携手开创了共赢的8年。2010年中国东盟自贸区建成,使中国成为东盟第一大贸易伙伴,东盟成为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合作进入快车道。双边积累的丰富的贸易合作经验,为推进海上丝绸之路的建设,进一步提升双方贸易政治关系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然而,我们更应清醒地看到,中国与东南亚的深化合作还面临着一系列急需解决的瓶颈问题。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非常需要深入探讨新的合作模式、实现新的突破。其核心问题就是中国与东盟必须在构建命运共同体的历史性战略上有高度的一致性认识,在海上丝绸之路的建设过程中能真正地和谐共振,愿意为创新合作模式提出切合实际的方案。这也许是当下需要马上破解的难题。

1.深入解析命运共同体

要全力宣扬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利益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的理念,从政治互信的高度入手推动合作朝着健康的方向发展。新世纪开始,中国就与东盟各国不断推进双边自贸区的建设,利益双赢的合作思想逐步深入人心,合作取得了巨大成功。随着历史的发展,中国与东盟国家的经济建设彼此相互依赖性越来越明显;与此同时,中国改革开放取得的显著成就越发彰显大国的崛起。在这一时代大背景下,东盟对中国的政治互信危机日益凸显,甚至开始形成深化双边合作的障碍。因此,为了使建设海上丝绸之路的宏伟战略能顺利推进,当下最急需的是全面阐释命运共同体概念。这一重要课题如果获得深化和实践,中国与东盟海上丝绸之路命运共同体的建设将成为处理国际经济合作关系的样板。

2.充分展示利益双赢

     利益双赢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核心概念。当前,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正走向升级深化;构筑双边经济一体化需要更加全面的相互依赖。双赢概念急需在互联互通、产业合作进程中加以不断丰富。首先,要把目标置于深化海上丝绸之路建设所涉及的区域合作的各个方面;其次,要特别关注产业合作中东盟各国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性以及各国之间发展的不平衡性问题;再次,要在合作中通过积极提升基础设施、产业能力建设等措施推动弱势国家的发展能力和获益能力;第四,要从细微处入手,通过支持合作项目的建设,提炼这些国家较突出的产业合作或区域合作的成功案例,用事实从微观层面为双边的深化合作提供更扎实更可感的正面认知。

3.增强人文深度交流

海上丝路的建设内涵在于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基础是文化之间的碰撞和融合。不解决人心差距,建设就无从谈起。第一,必须汇聚力量着力提升海上丝路学术研究水平。探索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现实与未来,彰显古代海上丝路带给全球的经济发展、文化交流、利益共享的事实,解读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核心精神,告知世人和谐共赢的先进理念,是我们共同的当务之急。第二,现代媒体的推介和正确信息的传递是保证海丝建设的一个关键。沿线各国的媒体首先必须提升彼此之间的文化互信交流,增进理解和领悟;同时应主动加强相关领域的合作,协助推动民间友好组织的互通与交流,促使合作向心力的进一步形成第三,要重视沿线各国人与人之间的互联互通。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繁荣兴盛的经验表明,伴随贸易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现象是创业人员的流动。泉州历史上“市井十洲人”和世界宗教的汇聚,为丝路国家的密切合作铺垫了坚实的基础。以史为鉴,可见全方位提供人员流动的便利与文化的大交流大融合大尊重,是海上丝绸之路得以成功推进的前提和保证。21世纪海上丝路建设,沿线各国都应该积极关注彼此的人员交流和人文合作,尤其是人与人之间深层次的宽容与信赖。中国已经开始人文交流工程的建设,从推动沿线国家青年学生来华留学入手,加深彼此的文化理解和融合。

     中国打造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一是为了保证中国的国际战略安全构建一个能够和平稳定发展的周边环境;二是为了进一步拓展经济发展的空间和沿线国家互利共赢;三是为了加强人文交流和文明互动,促进沿线国家共同繁荣的时代前进这是一项伟大的战略决策,风险和挑战并存。但是,我们已经清醒地看到,沿线国家加强与中国合作的期盼已经是大势所趋。串联沿线更多的国家和地区,搭建战略平台,重现海上丝绸之路繁荣已经曙光在前。



备注:

1、本文是201610月世界闽南文化节(马来西亚马六甲)“闽南文化与海丝文化论坛”上的学术报告,刊发前已做修订。

2、 《中国海上丝绸之路大数据中心落户我省》《福建日报》2016年3月3日。

3、 林华东《“海上丝路”的影响与启示》《人民日报》2014年10月19日。

4、汤锦台《闽南海上帝国--闽南人与南海文明的兴起》如果出版事业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

5、参阅丹增《郑和与海上丝路》《光明日报》2016年6月3日。

6、参阅林华东《闽南风:古代海上丝路之中国形象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建设》《世界闽南文化论坛论文集》2015年4月。

7、林华东《泉州,通过海上丝路改变世界》《东南早报》2015年11月6日。

8、林华东《肇端于汉,多元融合——关于闽南文化历史形成问题的探讨》《东南学术》2013年第4期。

9、林华东《闽南文化的精神和基本内涵》《光明日报·理论版》2009年11月17日;林华东《闽南文化:闽南族群的精神家园》厦门大学出版社2013年10月。

10、参阅朱锋《大型纪录片<海上丝绸之路>:小人物展现大时代》光明日报2016年5月30日。

11、参阅梁海明《“一带一路”对外传播:如何化解文化冲突与误解》《光明日报》2016年6月19日。

12、参阅李向阳《亚太蓝皮书:亚太地区发展报告(2015)》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5年1月。